最新网址:.

钱府院落之中,二哈在草丛间窜来窜去,跳着它那四条小短腿不停地追逐着蝴蝶。

在亭子中,钱小胖和名为玖玖的侍女坐在石凳上,看着面前的江临在敲着一块黑色的板子,板子上用所谓的“粉笔”写着——“小菊花课堂”……

“咳咳咳,现在就开始我们的第一讲啊。”江临假咳了几声,“首先,小钱,你觉得把妹最重要的是什么?”

“气势!”

“不对!下一个!”

“长相!”

“也不对,玖玖,你觉得呢?”

“回公子,奴婢认为是……内在……”

“还不对。”站在院落中的江临摇了摇头,从口袋中扔出两枚铜钱给他们,“是金钱!”

看着手中的铜钱,钱小胖有些懵逼:“可是老师,我不缺钱啊……”

江临白了钱小胖一眼:

武大女神级校花清纯美丽写真大全

“那是你用的方法不对。曾经有一位著名的鲁先生曾经说过:

世间有很多的病,对症下药,才能治好,女人,也是如此。”

“老师您的意思是?”

“所以,你虽然很有钱,但是你用法不对,没有对症下药。”

江临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。

“现实中的女孩绝不像是家写的那样,只要你亚撒西,就可以得到妹子的芳心。

面对文艺的姑娘,你要会风雅。

面对内向的姑娘,你要会讲笑话。

面对傲娇的姑娘,这种一般高攻零防,莽就对了!

总之一句话,你要懂什么叫做女人心,恰好了,你老师我最懂女人心!”

“老师!请教我!”

钱小胖突然跪了下去,然后如同快进一般挪到江临的身边,一把抱住了江临的大腿。

“放心。”江临摸了摸自己开门弟子圆圆的脑袋,“为师我攻略过无数妹子(恋爱游戏上的妹子),见过无数的案例(后宫和动漫),一定会帮你征服你喜欢的那个她的。”

“嗯?老师你知道了?”

“跟你说了,老师我略懂些推算之术。”江临摸了摸自己的下巴,如同神棍,“你在一个夜晚救了一个姑娘,然后藏入你的后院,结果喜欢上了嘛,我懂的。”

“老师……”小胖哭的更大声了,紧紧抱着江临的大腿。

“好了好了,我猜,小钱,其实你现在都还没开过荤吧?”

“我……”

钱小胖欲言又止,还有些许的羞涩,但还是胖脸微红地点了点头。

“没事的,这样子才更纯情嘛。”江临微笑道,“不过,你胆子得大些,需要和多和妹子聊聊天,要不然你在那姑娘面前就结巴。”

“可是老师,府邸里那些侍女见我都那么恭敬,在外面调戏良家妇女,我还没开口呢,对方就又哭又闹的,怎么聊啊。”

“这还不简单?”江临将自己300斤的徒弟搀扶起来,“老师晚上就带你去一个最纯粹的地方!保证,是男女之间最纯洁的关系!”

站起身,钱甄多看着自己老师那认真的模样,也是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……

“师姐……”

客栈内,当覃萧一回到房间,就看到师姐坐在椅子上,青葱玉指捏着茶杯,飞剑青碧悬浮在空中,散发着凛冽的剑气。

在林师姐的身边,是自己的两个师妹。

“回来了?”

“回……回来了。”覃萧心中大感不妙。

“回来了就好。”女子轻轻放下茶杯,“那覃师弟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?”

听着师姐冰冷的声音,覃萧咽了咽口水,额头冒出冷汗,但是尽管如此,覃萧还是站直了身体,一副慷慨赴死的模样:

“师姐!我和小临不仅是同门师兄弟!更是互相借过内裤穿的兄弟!我是不会背叛小临的!”

“哦?那还真是兄弟情深呢。”林清婉微微一笑,“听说覃萧你喜欢梅梅对吧?梅梅是你们峰的师姐,我没记错吧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给他……”

“是,师姐。”

两个师妹从怀中拿出一折叠好的纸递给覃萧,覃萧忐忑地接过,展开一看,目光呆滞。

“师姐……这……”

“没错,上面写的部都是梅梅最喜欢吃的水果、菜品,还有一些生活习惯。”

“哈哈哈!师姐,上官师姐固然是我所爱,可是让我出卖小临!这件事我……”

“如果你愿意

帮我一个忙,我不仅可以给你梅梅更多的爱好和习惯,还可以把梅梅约出来,再给你说说好话。”

“我覃萧愿为师姐效劳!”

林清婉话语刚落,覃萧拱手单膝下跪……

“嗯,很好。”林清婉点了点头,让一个师妹掏出一本书递给覃萧。

覃萧接过一看。

《论间谍的自我修养》

……

天色已经暗下,家家户户都点起了烛火,一些商家也是刮起了灯笼。

虽然这个时代没有什么霓虹灯啊之类的,但是万家烛火月、红色挂灯却也是别有韵味。

尤其是在一家火光通亮的大楼前,如同白昼……

在楼上,不少衣着清凉的女子不停地朝着街上来往男子挥着手帕,一些站在门外的女子看到男子就往里面拉……

“老师,这里是?”

“这里,就是为师说的纯粹之所。”看着春风楼的招牌,江临微微一笑,“我们只要给钱,她们就会陪我们畅聊一晚,甚至还可以教我们外语,一晚之后,不再有任何关系,够不够纯粹?”

“……”

钱小胖还想要反驳些什么,可是自己的老师说话好像极其有道理。

而钱小胖还在纠结要不要进去的时候,只见江临搂着钱甄多的肩膀走上前大喊一声:

“我们是高富帅!”

“哎呦!公子里面请。”

“公子好帅!”

“公子你好魁梧。”

“公子,小女子最擅长乐器,不知公子是否喜欢月下吹箫?”

话音刚落,只见十几个姑娘跑了出来,拥促着二人,不停往里面拉。

……

于此同时,钱府后院。

一对受伤的白狐姐妹飞跃而入。

院子中央,身穿麻衣的安然而坐。

当见到女子,白狐姐妹也不管伤势,单膝下跪。

白狐姐妹后脚落地,一名带着幕篱的女子已经御剑而至:

“江临!在哪里!”

最新网址:.

短视频污

Post navigat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