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女导师心弦顿时止不住颤动,脸色稍微一红,拉着李大年道,“别管他了,我带你进去看看我妈!”

二人进了病房,赵雨萌母亲刚好醒来,老人看到女儿与黑瘦小伙牵手进来,误以为李大年是女儿男朋友,如今病入膏盲,见女儿有所托付,自是十分高兴,病怏怏的脸色也恢复不少神彩。

用丈母娘看女婿的眼神审视了李大年一番,小伙子长得浓眉大眼,精神抖擞,禁不住满心欢喜,唤了一声雨萌道:“这小伙子长得可真俊!我家闺女好眼光啊!”

赵雨萌瞬间脸红,急忙道,“妈,你说什么呢!”

老人欣慰笑道,“雨萌,不用害羞,妈活不了多久,见到你有了男朋友,高兴还来不及。”

李大年挠了挠头,感觉有点小尴尬,嘿嘿一笑,叫了句阿姨,也不多做解释,跑到病床前从床头柜上撕下一只香蕉,剥好给老人递了过去。

老人伸手接过,更加高兴,连连夸赞小伙子懂事。

赵雨萌还想再解释,却被李大年拉到了一边,悄声道,“你妈这个情况,难得高兴,你就不要扫她老人家兴了,反正做我女朋友,你也不吃亏!”

赵雨萌忍不住嗔他一眼,“什么叫我不吃亏?我吃大亏了好吗?”

李大年撇嘴哼道,“得了便宜还卖乖!我李大年在江海市振臂一呼,多少女人会抢着做我女朋友,要不是看在阿姨面子上,就你这样的,能有机会靠近我?”

“谁稀罕靠近你!”

赵雨萌撇开李大年,过去照顾老妈,李大年随后跟过来,抢着坐在病床前,然后对老人嘘寒问暖,十分关切,又是倒水又是哄老人开心,叫赵雨萌看的好生纳闷,这个富二代居然还有这么温暖的一面。

姑娘是要铲雪吗?

坐了一会,李大年与老人越聊越投机,老人甚至把赵雨萌小时候的糗事般般讲出,譬如小学五年级还流鼻涕,袜子经常穿反,出去玩跟男孩子赛跑,结果把膝盖都磕破了,反正每件事都十分有趣。

李大年听的哈哈大笑,赵雨萌却臊的直捂脸,心说我这个妈呀,你把什么都讲了,以后李大年还不嘲笑死我。

不知不觉间,已过了半个多小时,门外的舅舅走了进来,看向赵雨萌的眼神仍然充满责怪,怨气冲冲的道,“雨萌,刚才医院护士又来问,到底还做不做换肾手术,主治大夫为了你这个事,都等了好几天了。你说你,好好的跟着小虎走不就得了,你妈这个事,还用发愁吗?”

赵雨萌老妈一听这话,有些不解,问她舅舅,“什么小虎?跟我做手术又有啥关系?”

舅舅道:“小虎嘛,就咱们村支书家的那个孩子,本来我都跟支书谈好了,雨萌今天过去跟小虎圆了房,明天成亲前,他家就会把七十万送过来给你做手术,可雨萌这傻姑娘,竟然不同意,半路跑了回来!”

赵雨萌老妈闻言颇为激动,咬了咬牙,瞪着舅舅道,“满村谁不知道村支书家那个儿子是傻子,你让雨萌嫁过去,按的什么心?我这个手术,没钱就不做了,死也不能让雨萌嫁给一个傻子!亏你还是她舅舅,却要把她往火坑里推!”

舅舅满脸不忿道,“雨萌年纪小不懂事,妹子你也不懂事?村支书家里十几间大房子,有钱的很哩,雨萌嫁过去能吃啥亏?以后吃香喝辣,要啥有啥,这不是好事吗?”

“好个屁呀!”赵雨萌老妈气的直咳嗽。

赵雨萌赶紧上前安抚,李大年忍不住了,回过头瞪着那看上去老实巴交的中年男人,阴沉着脸道,“赵雨萌的事情,以后不用你费心了,阿姨治病的钱,我包了!”

舅舅愣了一下,随即打量了一番李大年,不屑道,“几十万哩,你包得起吗?”

李大年轻笑一声,当即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,交给赵雨萌道,“这张卡里有一百万,密码跟我之前给你的一样,你赶紧去把费用交了,让医生安排手术吧。”

赵雨萌接过银行卡,一激动,又哭了出来,感激的看着李大年,只觉无以为报!

赵雨萌老妈也相当讶异,拉住李大年的手,一时间老泪纵横,不知道要说什么。

“阿姨,别激动,你好好养病,雨萌这里,我会替你照顾!”

李大年安慰一句,又回头看向目瞪口呆的中年男人,撇嘴笑道,“你还有什么说的?”

赵雨萌舅舅是个见钱眼开的主儿,眼见李大年出手阔绰至极,便知他家世不凡,立刻上前面露讨好,“雨萌早说有你这么个男朋友,我也不至于出那个馊主意呀,毕竟雨萌是我打小看大,疼她着哩!只不过都已经收了村支书家的十万彩礼,想退也难,少不了要闹上一番,这可咋办?”

赵雨萌立刻道,“谁让你自作主张,收人家彩礼!大年,你可别管他。”

舅舅一脸委屈,“人家要娶的媳妇是你,算账也算不到我头上,依着村支书在村里的地位,叫人来抢你也不无可能。小伙子,你不管我,总得管管雨萌吧!”

赵雨萌又忍不住冷哼一声,气的胸口上下起伏,村支书在村子里颇有威望,按照农村习俗,收了彩礼便是答应了亲事,反悔的一方定然理亏,到时村支书叫人来闹,她们孤儿寡母的一家子,怎么招架得住?

李大年忽然一摆手道,“都别说了,这事我来解决,你这个舅舅,以后给我消停着点!”酷匠网j永}l久i免d费c(看k小?说》0g

几人说话的这一阵功夫,几个农村汉子已开着三轮回到村里,把面目非的王小虎往家里一抬,村支书王大力顿时气急败坏,起身出门,在村里召集了一票汉子,把事情一说,大伙群情激奋,都说要给支书讨个公道。

不一会,一票汉子有七八十人,扛着锄头,持着镰刀,舞着钉耙,组成了一个摩托车队,浩浩荡荡从村里来到医院。

到了医院门口,众农村汉子便把摩托车一支,停在那辆兰博基尼周围,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王大力一手拿个斧子,扶着儿子走到车前,指着兰博基尼问道,“小虎,这就是那小子开的车吗?”

王小虎点点头,哭的满脸泪花,“爹,我脸疼!”

众人纷纷喊道,“王支书,把他车先砸了,灭灭那小子的威风!”

蘑菇视频最新版本下载地址

Post navigat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