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发完信息之后,邓品又连听了好几遍谷小白版的《天涯歌女》。

   为了应对复赛,谷小白也是下了力气的,他……

   把整首歌都学会了。

   如果系统现在还在手机里的话,一定会欣慰得电量尿崩。

   俺家小白竟然也主动开始学歌了。

   谷小白高亢的嗓音,和自己加入的超高音吟唱,真的是让人连脑浆子都能听出来。

   听了几遍,就连邓品都觉得,自己提出来的这个“没有感情”的意见,有点吹毛求疵了。

   突然,他想到了什么,问赵兴盛:“这视频,我可以发给别人看吗?”

   “别公开就行。”赵兴盛问了谷小白的意见,回话。

   邓品又问了几句谷小白的简单资料,就找到了一个写着“最强练习生制作人石”的人,把那视频发了过去。

   “石导,你不是让我给你们推荐年轻的,有实力的素人吗?你看看这个怎么样,东原大学物理系的,叫谷小白,你们可以接触一下,绝对是可以C位出道的水平。”

   对面也不知道看还是没看,回了“收到”两个字,就没有别的信息了。

   花季少女清新写真青春正好活力十足

   邓品知道石导很忙,也没在意,听着谷小白的声音,在后座上闭上了眼睛。

   ……

   另外一边,谷小白很纠结。

   要不要换歌?

   换的话,换什么?

   曲库只有2.3首……不对,终于增加到了3首的谷小白,大脑一片空白。

   不换的话……唱歌没感情怎么办?

   谷小白用自己理智的大脑思索了五分钟,也没有得出什么结论。

   这真是一个难题,比物理老师出的题难多了。

   “唔……要不要去问问系统老师的意见?”

   在谷小白看来,不懂的问题请教老师,一点也不丢人。

   至于系统老师被他关禁闭这种事……就别管那么多了。

   躺在床上,沉入了梦乡里,谷小白就又进入了自己的记忆宫殿之中。

   记忆宫殿里比之前多了一个门,就在靠近大门的位置。

   这里就是谷小白专门开辟出来的房间,其原型是物理实验室里,谷小白常呆的那个休息间。

   不过只有空间相似,其他所有家具之类的,一概也没有。

   而那扇门,平日里也总是紧紧关着,不给系统一丝一毫的机会。

   而这会儿,谷小白推开了门,“看向”了墙上。

   整个房间里什么都没有,只有一把笛子挂在墙上。

   等等……

   谷小白突然感觉到不对。

   身为一个物理学霸,谷小白的记忆宫殿,也是完遵循现实物理法则的。

   所以,这房间里,并不只有一根笛子,墙上……还有一枚钉子。

   一枚嵌入墙面的钉子。

   而这一刻,墙上的笛子正在发出急促的声音,从而带着墙上的钉子振动,在钉子的附近,已经出现了一些皲裂。

   这系统,是想要跑?

   而且,还胆敢破坏我的记忆宫殿?

   发现谷小白已经觉察了自己的小动作,墙上的笛子猛然发出了一声长音:“呜——”

   墙上的钉子震动猛然加剧,从墙壁上跌落下来,笛子在半空中化成了一道流光,射向了钉子钻出来的那细小的圆孔。

   “哪里跑!”谷小白的大脑活跃度爆发,万千神经元聚集起来的力量,让谷小白一把“抓”住了笛子。

   “嗖”一声,谷小白的面前,光芒一片。

   这种感觉,就像是每次谷小白从记忆宫殿里醒过来一样。

   事实上,此时此刻,谷小白的“意识”已经跟着系统,化成了一道信息的洪流,从那细小的钉子孔里,“钻”了出去。

   白光闪耀……

   谷小白觉得自己,像是穿越了一条长长的,没有时间也没有空间的通道。

   耳边,有各种各样的声音传来,有的慷慨激昂,有的幽怨深情,有的平淡若水,有的嘈杂凌乱。

   就像是有无数人在他的耳边窃窃私语,谷小白想要听清楚,却又听不清。

   直到一阵若有若无的歌声,突然清晰起来。

   “燕燕于飞,

   差池其羽。

   之子于归,

   远送于野。

   瞻望弗及,

   泣涕如雨……”(注1)

   在注意到这首歌的刹那,谷小白像是被这歌声拽住了一样,意识一沉,重新感知到了身体。

   但他的身体,却格外沉重,就像是半睡半醒,挣扎着想要醒来,却醒不过来一样。

   歌声似乎从极远处飘来,曲调婉转悲伤,唱歌的是一个女孩子,音色很特别,略显稚嫩,低音还带有一点沙沙的金属味道。

   随着谷小白的注意力越来越集中在了这歌声上,其他的声音也慢慢加入了进来。

   “喂,小姑娘!能不能别唱了,奔丧呐?就算是唱歌,能不能唱个喜庆点的,让爷们高兴高兴!”一个破锣嗓子一般的声音嚷嚷着。

   这人说得并不是普通话,而像是鲁地的方言,谷小白就是鲁地人,能够听懂,但觉得语调有些怪。

   歌声还在继续。

   “喂,我说别唱了,你聋了啊你!”那声音更近了。

   歌声停了下来。

   “唱歌也行,会不会唱点高兴的曲子……不会?没关系,我教你……”

   然后,就听到那破锣嗓子唱了起来:

   “绣房中忽听得犬儿叫。

   高一声,低一声。

   叫上几百遭。

   雌的不肯雄的要,

   汪~汪~嗷~嗷……”(注2)

   就算是谷小白从没听过这首歌,也听出来,这分明是一首下流曲子。

   加上那破锣嗓子怪腔怪调的叫声,别提多膈应了。

   妈的,对一个一听就是小姑娘的人唱这种歌,你也不怕三年起步?

   你特么一个大男人,欺负一个小姑娘,嫌不嫌丢人?

   谷小白气得要死,拼命想要挣扎醒来,但却醒不过来。

   小姑娘的声音停止了,就算是不能睁眼,听不到声音,谷小白也能想象出她那羞红了脸,又气又委屈的样子。

   唱了几句,那破锣嗓子道:“唱啊!你怎么不唱?难道爷们唱得不好听?”

   “我看你也饿了快一天了吧,爷们这里有半碗豆饭,想不想吃?唵?”

   女孩子的声音一直没有回话,但这会儿谷小白听到了逐渐粗重起来的呼吸声。

   然后,谷小白觉得有人踢了自己几脚:“你身后躺着的这个病秧子是谁?该不是死了吧,死了正好,小姑娘,跟我走吧,这种病秧子,快点死了算逑……”

   又是几脚。

   “你别踢他!我……我唱就是了……绣……绣房……”小姑娘的声音,又是委屈,又是害怕,又是羞愤。

   妈蛋!听着这一切,谷小白忍不住了。

   醒来!

   你给我醒来!

   醒来我恁死丫的!

   谷小白的大脑,所有的神经元,再次宛若星河一般爆发。

   那一瞬间,他的意识终于完接管了身体,慢慢睁开了眼睛。

   (注1:《燕燕》是《诗经》里的一首,来源有多个,其中一个说法是,这是卫王送自己的二妹出嫁时唱的离别之歌,意思是两只燕子。

   注2:改编自某古代曲儿,行文所需,严禁开车!)

成版黄瓜视频下载app

Post navigat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