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吃饭吗?”威尔斯用温和的目光看向她,随手系上外套的金扣,“吃过饭我送去上班。”

唐甜甜轻摇头,“还没吃呢,我刚刚睡醒。”

威尔斯嗓音低道,“我知道。”

唐甜甜显得微微诧异,威尔斯没有让她再去多想,“先下楼吃饭吧。”

“好。”唐甜甜点头。

唐甜甜走到威尔斯身边,伸手轻轻握住了他放在衣扣前的手掌。威尔斯深邃的目光看向她。

唐甜甜感觉他一顿,他的手随着她落在了他们之间。

唐甜甜微垂眼帘,轻抿了唇,心里咚咚咚跳着跟威尔斯走了两步,威尔斯感觉他们的手指正在一点一点地轻轻交扣。

唐甜甜的指间柔软而温热。

威尔斯突然停下了脚步,唐甜甜差点撞上他,也立刻跟着停了下来。

威尔斯似乎要开口说话,唐甜甜抢在他之前开口,她轻声说,“快去吃饭吧。”

唐甜甜抬头看下他,又稍稍垂下视线。

这是我们最初的起点

威尔斯低下头,感觉到他们的掌心轻轻地,扣在了一起。

“甜甜。”

唐甜甜心里感到紧张。

她完全没有爱经验,只能凭着感觉走。这时候,唐甜甜最怕听到的就是,威尔斯说出来让她凉凉的话。

他们在一起也没多久,威尔斯随时都能说不合适,继而和她分手。

他们男欢女爱是真,来去自由也是真。

威尔斯要是真反悔了,她该怎么办?

不让他走?

威尔斯如果下定了决心,她肯定拦不住……

唐甜甜知道自己的功力浅薄,可她难道在他面前哭闹吗?

那种事,唐甜甜是万万做不出来的。

威尔斯感觉到唐甜甜的掌心有微微细汗,他的手掌也变得有些燥热了。

“嗯,威尔斯。”唐甜甜小声回应,语气轻轻的,“不知道莫斯小姐今天会准备什么早餐。”

威尔斯看着她的头顶,他相信就算前面有千难万险,唐甜甜也不会退缩和轻易动摇的。

“我吩咐过莫斯小姐,只要住在这儿,一日三餐就按照的口味来。”

唐甜甜心里欢喜,两人下了楼,威尔斯带她来到餐桌前,只有莫斯小姐在。莫斯小姐为他们端上早餐,威尔斯走到唐甜甜身后为她拉开椅子。

唐甜甜轻声说谢谢,威尔斯正弯着腰,唐甜甜转头时,唇瓣不小心碰到了他的嘴角。

威尔斯的眸子看向她,唐甜甜一怔,小脸飞快转了回去。

威尔斯以为她在回避自己,神色微暗下,他很快直起身,来到了唐甜甜的对面。

唐甜甜看到他坐下时,只觉得不争气啊不争气,她连握着筷子的手都有些发软。

莫斯小姐在上次唐甜甜受伤期间就摸清了唐甜甜的喜好,就连餐后甜点都贴合唐甜甜的口味。

威尔斯就连就餐时的优雅举止都让人着迷,唐甜甜坐在他对面,捧着小碗,时而轻抬头看看他,时而低下头,安静地吃饭。

“唐小姐,再喝点粥吗?”莫斯小姐过来询问。

唐甜甜微笑着摇了摇头,“不用了,谢谢。”

“唐小姐不用客气,这些都是厨房专门

为做的。”

莫斯小姐退下后,餐厅里只剩下威尔斯和唐甜甜两人,在清晨的阳光沐浴中,显得十分安宁而平和。

吃过早餐,威尔斯和唐甜甜一起上楼。

“医院这两天不太安宁。”

来到二楼的走廊,唐甜甜没有注意到威尔斯说了什么,转头看他,轻道,“威尔斯,其实不用这样……”

“不用怎样?”

威尔斯蓝色的眸子看向了她,镇静地攫住了唐甜甜的视线。

他的目光明明是平静的,可唐甜甜竟然觉得自己耳根一下红了。

怎、怎么这样认真地看着她?

唐甜甜顿了顿把话说完,“不用让莫斯小姐忙前忙后的,我不是查理夫人说的那种娇气的女人,需要别人围着我团团转。”

“我知道不是。”

“那还……”

威尔斯摇头,“我说过,只要住在这儿,莫斯就会继续按照我的交代去做。”

唐甜甜的眼睛里露出些惊讶来,一时间没有说话。

威尔斯沉了声,“还是,不想住在这儿?”

“不是的。”唐甜甜急忙回答。

她说完一下子顿住了脚步,威尔斯也在微诧中停了下来。

威尔斯以为她会拒绝自己,转过身看向她时,唐甜甜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偷腥被抓到的小猫。

“不是不想住在这?还是什么?”

威尔斯在她头顶轻声说的话,让唐甜甜红着脸简直无地自容了。

她怎么脱口就把那点小心思全说出来了?

天,墙上要是有个洞,她保证现在就能钻进去。

“甜甜?”

耳朵里冷不丁钻进他又低又沉稳的声音,唐甜甜忙不迭低着头摇了摇。

“的话只说了一半。”

“反正,就不是说的那样。”唐甜甜低声说。

威尔斯的眉头微动,他是个智商情商双高的男人,可这会儿偏偏像是听不懂了。

“不是那样,那是怎样?”

“……”

威尔斯把中文说的太好了,唐甜甜小嘴微张,怔仲间发现自己毫无招架之力啊。

她当然不是不要住在这儿,而是……非常想要住在这儿。

唐甜甜的心口扑通扑通直跳,手突然被威尔斯握住了。

“甜甜,既然说了,就要把话说清楚,不要让我误会了的心意。”

唐甜甜一心想着怎么解开昨晚的误会,抬起有点不确定的视线,他们的十指紧紧扣在了一起。

“不是,我要是住在这儿,会打扰到吗?”

威尔斯看不出想法,凝视专注地朝她看。

唐甜甜摸不清威尔斯的心情,不是都说男人心,海底针吗?

“我们才刚刚交往,我没有要在这儿长住的意思。只是公寓那边不是还要收拾两天么?我不想让爸妈他们担心,所以……”

“没有要长住的意思?”

“是啊。”

唐甜甜的思路有点跟不上,威尔斯沉声说,“甜甜,搬过来住吧。”

唐甜甜一怔,“这么说,我会当真的。”

威尔斯凝色看向她,唐甜甜心口一烫,好像被什么东西烫了手,急忙松开威尔斯,转头就走了。

唐甜甜回到昨晚住的客房前,心口纠结地跳动着。

她要开门时,威尔斯从身后拉住了她,“不要回去了,就在这里住下。”

唐甜甜咬了咬唇,“的继母在这里,威尔斯,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接受。”

和艾米莉同住一个屋檐下?

威尔斯在意的却是另一件事,“现在住在外面,我更难以放心。”

威尔斯本以为唐甜甜会和自己保持距离,可今早的情形看来,唐甜甜并没有对他心生隔阂。

至少,唐甜甜分得清楚,没有将艾米莉的所作所为牵连到他身上。

唐甜甜摇了摇头,“我也怕,可住在这就一定安全了吗?”

归根结底是艾米莉会不会再对唐甜甜下手。

威尔斯的神色深了深,“如果都不安全,在我身边,至少我可以第一时间出现,保护的周全。”

唐甜甜没有答应,她只是转过身,轻声而郑重地说,“威尔斯,我不想瞒着,我不愿意住在这儿。她今天敢给我注射麻醉剂,明天就敢给我下毒。”

“她不敢。”威尔斯沉声。

“能替她保证吗?”

威尔斯的眼底微沉,两人僵持着,直到他先手缓缓松开。唐甜甜的心里也跟着难受了,唐甜甜转身回房间取了包,没有呆太久就出来了。

两人再下楼时,在客厅碰见了艾米莉。

艾米莉靠着沙发,抱着双臂朝他们似笑非笑地看。

艾米莉知道他们一起吃了早饭,嘴角微挑,“威尔斯,精力真是旺盛,昨晚陪我一整晚,今天还有闲心管这个医生。”

“住口。”

威尔斯的眼神微凉,唐甜甜轻轻蹙了眉,走过去时,对着查理夫人稍稍打量。

艾米莉皱眉,“看什么看?”

“查理夫人,有一句话是好了伤疤忘了疼。我就是想看看,手腕的伤好了没有。”

艾米莉的脸色变了变,她的手腕当然没有好,谁能想到昨晚威尔斯下了狠手,让她被割开了几公分的口子!

“轮得着来教训我?”

唐甜甜摇头,一字字说的认真,真挚,“查理夫人,您是威尔斯的继母,按理说我也应该尊敬您,可您说的话实在太容易让人误解了,我必须纠正。”

艾米莉冷笑,神情充满了不屑,“按理说?哪门子理?是真想进威尔斯的家门,痴心妄想!”

唐甜甜摇了摇头,走回威尔斯身边,伸手拉住了威尔斯的手掌,和他自然而然地十指交扣了。

“我本来不想说的,因为那会让您没有面子,可威尔斯不是别人,是我男朋友,我不能让他传出不好的绯闻去。”唐甜甜说话时,这客厅里是有佣人和艾米莉的保镖的,威尔斯因为她的动作眼底微动,“威尔斯昨晚一直都陪着我,他根本没去见您,更别说‘陪您一晚’这种荒谬的话了。”

艾米莉的脸色刷得冷了,她一双眼睛定定盯着威尔斯和唐甜甜交握在一起的手。

他们昨晚不是分开睡的吗?难道他们不是不和?

艾米莉嘴角的笑一点一点僵硬了,她盯着唐甜甜,唐甜甜的小脸轻扬,是完全不惧怕的样子。

“我看是那一针还没挨够!”

9uu255有你有我足矣

Post navigat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