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月22号,冬至。

冬至习俗因地域不同而存在着内容或细节上的差异,沿海部分地区有冬至祭祖的习俗,北方地区通常会在这一天吃饺子,南方吃汤圆的要多些,但也有吃年糕,吃烧腊、姜饭的,而益州及周边部分地区则选择用羊肉汤来驱散严寒。

要问哪个好?

这可不好说。

问周离,问楠哥,问包子,他们的答案都有失偏颇。

只有问槐序才能得到相对公正的答案——他不算北方人,也不算南方人,甚至不是人。

他只是一个单纯的,爱吃肉的,爱吃价格贵的,有什么吃什么的小妖怪。

在他这里,羊肉汤略胜一筹。

楠哥找的店铺位于呈贡老城区,离学校还是有一段距离的,而且位置还挺偏,周离实在想不到她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。

三人一妖入座,且先点了两斤羊肉一斤羊杂,又加了一份羊血,便开始等。

楠哥举头四处张望。

店中生意不错,入座率大约八成,旁边一桌热气澎湃,是热锅羊肉汤。

超市俏皮女生可爱眨眼睛甜美图片

楠哥伸长脖子仔细观察了下人家锅里,收回目光对周离说:“感觉比较清淡,没有熬白,我估计味道没有我们那边的醇厚,估计是另一种感觉。”

周离只点头,也接不上话。

“咕叽咕叽……”

楠哥顿时扭过头:“谁的肚子在叫?”

她看向槐序。

槐序看着包子。

包子面无表情的坐着,手捏着筷子,指关节因用力而显得有些白。

楠哥稍作思考,对周离说:“你表妹最近过得有点惨啊,每天早上去食堂买几个馒头,中午打一份2块2的米线,晚上直接不吃或者吃早上剩的馒头,还给我说她在减肥……明明就没瘦!”

小表妹风轻云淡:“确实是减肥,不过也有穷的原因。”

“对胃不好。”楠哥说,“我以前高中的时候,班上也有女孩子不吃晚饭减肥,效果是好,但是对胃的伤害太大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而且馒头和米线是高碳水,不能减肥,你看你的脸就知道了。”楠哥随口就是人身攻击。

“哦。”

“要吃鸡胸肉、牛腱子,或者西兰花这种低热量蔬菜才减肥。”楠哥又说。

“吃不起。”

“唉……”

楠哥也有些无奈。

说小表妹没有钱吧,她能拿近万块来买镜头,有多少大学生一次性拿得出这么多钱?

说她有钱吧,天天吃土,而且还不知道要吃多久。

楠哥也只能时不时给她带点小吃、吃零食时分她一点,和周离下馆子的时候也叫上她,作为回报她则不能在楠哥揉她脸时有所怨言。

“你可以找点兼职啊,最近课也比较少了,多少能赚点钱。”周离提议道。

“期末了不好找。”包子说。

“你可以去给人拍照啊。”楠哥说。

“期末了不好找。”包子盯着桌子中央的燃气灶,“大一新生的时候可以接证件照,下学期可以接大四师兄们的毕业照,平常的单子少,有钱的都去商业街的摄影工作室了,没钱的都去找摄影协会的约拍了。”

“真惨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最近在找人帮我抄论文,50一篇,现在还没找着呢。”楠哥试探道,“要不……”

“我自己都懒得抄。”

周离听到这里算是明白了——这个小表妹又穷又懒,宁愿吃土也不肯改变咸鱼本性。

真是……太对他的胃口了!

于是周离想了想,建议道:“你可以去帮人代课啊,在教室里坐一节课就可以拿钱。刘正明就经常去帮人代课,他加了一个兼职群,经常发这类消息。听他说最近找代课的人很多,到期末了大家都不太敢旷课,可有些人又有自己的安排,或者有急事。”

包子闻言思考了下,点头道:“我回去看看。”

周离又想了想:“你还可以把你拍的那些照片做成明信片拿去卖,你照片拍得挺好的,宣传的时候就说这些照片都是你自己拍的,总比网图有竞争力。找个地方摆个摊,就坐着,要是学生会或保卫处来找你麻烦,你就找楠哥。”

包子点头:“这也不错。”

顿了下,她忽然又转头看向楠哥:“你那个论文,我接了,三篇。”

“你不是不接吗?”楠哥疑惑。

“改主意了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“你把网上发的消息删掉,免得又有人找你。”包子说着顿了一下,“现在就删。”

“行吧。”

趁着羊肉汤还没上来,楠哥摸出了手机。

她的余光瞥见包子也拿起了手机。

楠哥用这个软件不是很熟练,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帖子并删掉,然后退回主界面,她习惯性的刷新了一下界面,却发现了一条新帖子,刚发的——

招论文抄手,1000字左右,40一篇。

楠哥呆呆的抬起头,只见包子已放下手机,依然是一张看不到表情的扑克包子脸。

羊肉汤上来了。

楠哥眨巴了两下眼睛,看向其他三人:“你们喝酒吗?”

“不……”

包子犹豫了下,忽然改口:“尝点吧。”

槐序:“那我也喝!”

楠哥无视了周离,看着墙上菜单的最末尾,对老板说:“给我们打一斤散酒吧。”

很快,酒上来了。

楠哥给自己倒了大半杯,先抿了一口,顿时啧的一声眯起眼睛,这才把酒壶递给包子:“这酒有点辣嘴巴,要不我还是给你叫一瓶啤酒吧?”

“不用。”

包子倒了一丁点,几乎只是沾了底。

槐序倒是给自己倒满了。

轮到周离,他本身是不喝酒的,并且对酒很抗拒,这会儿居然也倒了一丁点,尝了下,那种苦涩味让他皱起了眉头。

楠哥哈哈大笑,把汤勺递给了他:“不爱喝就别喝,还是喝汤吧!”

“好。”

周离放下酒杯,开始盛汤。

顺手给楠哥也盛了一碗。

楠哥爱喝酒,单纯的爱喝酒。

她并不和其他人碰杯,依然和大家闲聊着无关于酒的话题,照常吃肉喝汤,只是在此过程中时不时举杯小酌一口,看似喝得慢,实则一杯酒很快就见底了。

她又添上下一杯,继续喝着。

这种感觉让周离想起了爷爷以前独自在家喝酒的时候,悠然自得,和旁人无干。

喝得喝多都随心意。

想多喝点不怕醉,因为都是家里人。想少喝点也没人劝你,更不会被笑话。

就很自在。

一顿羊肉汤吃下来,楠哥喝得反倒比她在同学聚会等场合喝得还多,弄得醉醺醺的。看似她走路还和平常一样,脸不见红,表情也还正常,但你一问她问题,她就迟钝了。

并且坚持要去网吧上通宵——

“没事的,我很清醒!”楠哥坚持道,“你们不上就回去吧,我就近找个网吧。”

“这附近没有网吧。”周离说。

“那怎么办?”楠哥愣了。

“回寝室吧。”

“我不!我要打游戏!我要超神!”楠哥瞪大眼睛,表情很认真。

周离拉她,竟然拉不动。

包子在边上看着,忽的冒出一句:“这还不简单,你去周离家里打游戏不就不行了,你前天不才在他家里玩了个通宵吗?”

楠哥一想:“是哦!”

于是她上前一步,直接搂住周离的脖颈,将半个人的重量挂在他身上:“走,楠哥我今天晚上就去你家里打游戏!怎么样?”

“咦你说话呀?”

“哦,哦,好啊。”

周离很少离楠哥这么近——他能闻到楠哥呼吸间的淡淡酒味和她身上的洗衣液味道,甚至他感觉自己稍一扭头,就会和楠哥的脸亲密接触,这让他有些不知所措。

余光一瞥,包子就站在他们面前,举着手机,表情专注。

草莓app色板

Post navigat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