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店小二赶紧跑到了后面,叫来了两个年纪更小的伙计,三个人开始清点起来,一时间,算盘珠子的噼啪声不绝于耳。

不大一会儿,一个留着八字胡的老者也从后面走了出来,看打扮应该是这里的掌柜。寒暄了几句,夏天宇得知,这位掌柜姓马名泉。又等了一会儿,店小二取了一张纸,在上面写了一个数字,递给了夏天宇和乔小胖。因为这个交易量比较大,用纸写下来也是怕隔墙有耳,听到大额的灵石

起了歹心,算是商会的行规吧。

一看价格,夏天宇还没发表意见,乔小胖就大叫起来,“你这是坑人呢?这么多东西,你就给这点钱?你干脆白拿走得了!”

店小二笑道:“这已经是很公道的价格了,两位初来乍到或许不知道,本地的行情正是如此。不信你问我们掌柜的!我是绝对不会坑你们的!”

马泉捋了捋八字胡,也说道:“两位的珠宝虽然量很大,但成色一般,现在的价格已经是很优惠了。”

“什么?成色一般?”乔小胖瞪起眼睛,“你觉得我们不懂行是不是?这些珠宝都是上品,都是好东西!既然你们这么没诚意,那我不卖了!”

“算了,不在这里卖了!”夏天宇也觉得十分无趣,又懒得和这些人罗嗦,海洛城商业发达,大不了去别的商会出售。

他正要把箱子收起来,马泉忽然说道:“两位,做生意讲究个商量,既然你们觉得低,那就再加半成吧!”

“半成也不行!”乔小胖叫道,“在云门城,这些东西的价格比这个高一倍!不卖了!”

“两位!”马泉脸一沉,“价格我已经开了,按照规矩,这东西必须在我这里卖!”

美若天仙 女神清纯写真

“这是什么狗屁规矩?”乔小胖愣了愣,反而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,“难道你们还想强买强卖?”

“本店做生意一向如此……”马泉也笑眯眯的说道,“两位的东西只能在这里卖了。”

他的话音刚落,呼啦啦从柜台后面的隔间中冲出来五个人,都是修士打扮,实力都在黄阶三品到五品的样子,立刻把夏天宇和乔小胖围了起来。

乔小胖面色有点古怪,低声道:“我说宇文,咱们是不是到了假的西南商会了?怎么像黑店似的?”

夏天宇摇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……算了,教训他们一下就走吧……”

他们两人不知道,这里倒确实是西南商会的地方。

西南商会在海洛城一共有七个店面,分布在海洛城的不同位置。和在云门城的垄断地位不同,西南商会在这里有个强大的竞争者——安南州的南水商会。

西南商会的海洛分部在和南水商会的竞争中节节败退,连年亏损,终于引起了高层的不满,前不久,刚刚派了一个新的总管下来。

新总管正在对海洛分部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,这让马泉这些老人如坐针毡。因为准确的说,海洛分部的亏损就是因为他们这些中层管理者集体舞弊贪污造成的。

怕东窗事发,马泉已经心生退意,打算最近狠狠的赚上几笔后就立刻辞职,带着多年的积蓄离开西南商会。店小二是马泉的心腹,知道马泉的打算,所以一看到夏天宇两人拿珠宝来出售,而且这两个人又是外地人,便动了歪心思。只要把这些珠宝用很低的价格买下来,做账的时候再把价格恢复正常,这里外的

差价就会进入他们的腰包了。

现在,眼看夏天宇两人要走,马泉自然不会放弃这么好的赚钱机会,打算强行交易了!夏天宇和乔小胖对视了一眼,都有点无奈,原本念着和西南商会的交情,他们不想和马泉发生太大的冲突,但现在看,这里的西南商会,显然和云门城的西南商会大不一样。既然事情逼到了这个份上,夏

天宇也只能把背后的弓箭拿在了手里。

一场冲突已经蓄势待发。

“放肆!”

“住手!”

外面突然传来了两声爆喝。

马泉的脸色立刻变了变,对几个修士使了个眼色,那几个修士纷纷退到了他的身后。

夏天宇和乔小胖也是面色有些古怪,两人转过身去,正好看到周发树和周发林两兄弟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“怎么是你们?”乔小胖诧异道。

周发树哈哈一笑,“宇文公子,乔公子,我们已经在海洛城等候多时了!你们刚走不到半个月,商会那边就来人通知,让我家小姐到海洛城任职,担任海洛分部的总管之位……”

“哦?薛姑娘也到海洛城来了?”

这时,穿着五彩罗裙的薛彩衣从外面走了进来,虽然表面上平静,但眼中却难掩欣喜,她拱手一礼,笑道:“宇文兄,乔公子,许久不见,彩衣甚是想念两位呢!”

夏天宇也很诧异,他回了一礼,笑道:“真没想到,会在这里碰到你!”

“这是注定的缘分呐……”乔小胖低声嘀咕了一句,“看样子彩衣妹妹和你是分不开咯!”

夏天宇暗暗翻了个白眼,懒得理会他。

不过乔小胖依旧没有停下嘴巴,只不过声音变大了,“薛姑娘,既然你是总管,那咱们就得说道说道了,你这西南商会怎么成黑店了?”

听乔小胖把刚才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之后,薛彩衣愧疚的说道:“乔公子,宇文兄,都怪小妹御下不严,等我处理了这里的事,再向二位敬酒赔罪!”

“嘿嘿……”乔小胖得意洋洋的看了看马泉,“老小子,你要倒霉了!真的!你坑谁也不该坑到我们两个头上!你知道我身边这位是什么人吗?他可是你们主管的……”

察觉到夏天宇那不善的目光,乔小胖把到了嘴边的话吞了下去,改口道:“你们主管的同乡好大哥!”

不用乔小胖说,马泉也已经看出薛彩衣和他们两个人关系莫逆,他已经是面如土色,心中懊恼不已。薛彩衣沉着脸,对马泉说道:“马掌柜,这件事,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!”

狐狸视频麻烦看

Post navigation